观看了这个电影后,不禁被导演的叙事方式和创意手法所折服,故事在梦境和现实中不断交错,故事情节盘根错节,让我看了不禁拍案叫绝。
影片中的主人公似乎是迷失在现实与梦境中,已经完全模糊了,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。由此,我联想到了我自己。
我也有自己的梦想,我梦想成为一名作家,我只喜欢语文、政治、历史,而不喜欢理科。我文科成绩很好而理科成绩一塌糊涂。
但是现实是,我必须通过中考才能上高中、通过高考才能上大学,上了大学才能更好的实现我的梦想。而以我蹩脚的理科成绩,很难上到好的高中,也就很难上到很好的大学了。

图片 1

所有的文字,都有它的感染力。

小时候,我们悄悄向长辈、向哥哥姐姐请教那个很难写出的“爱”字怎么写,然后找一张别人用不到的小纸片,用铅笔一笔一划地写下“妈妈我爱你”。

小学三年级,我们写下的那几篇作文,今天看来题目实在简单,但在当时我们会咬着笔杆冥思苦想只为写出妈妈、爸爸、老师的最完美样子。

初中开始,我们会开始关注社会时事,写写自己不成熟但有想法有内涵的评论,说说自己的观点,与同学交流互评,仔细修改只为得到一句老师赞同的评语。

高中到来,青葱的我们誊写着动人的情语,摘录着美丽的句子,也许就此,交给了以后的她的手中。

大学时代,文学社往往会招揽到很多热爱文字的伙伴,他们会为了出版一本校内刊物认真思考、交流,誓要写出最动人的小说,写下最美好的祝愿。

学生时代,悄然逝去不见踪影,而我们与文字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长。最后的最后,我们曾经写下的能感动自己的文字只会成为搬家时累赘的纸片。或许有老人把它们悄悄留着,多年以后看到它们,发现自己曾有那么一段与文字有关的生活,单纯且美丽。

我一直处在纠结中。看看了《盗梦空间》,经过深思熟虑,我明白了现实与梦想的区别,我必须处理好我现在的显示问题,我必须把理科学好,考上好高中、才能继续我的梦想。

如果不写这个主题,我想我也会离这样的生活越来越远了吧。年幼的我坚定着的这种想法,持续了很久。现在这段时间,它正在经受一段波折。好在,我没有因此放弃。时间不对,事件不对,两者都不合我的意,何必强求?于是,我不再反抗。

都说梦想,是讲给自己和懂的人听的。希望无论是否有与我经历相似的人,都能够听我讲完,无论讲的是不是精彩,至少它们是真实的。

我,喜欢文字,大概是从小学四年级认识了皮皮鲁等人物开始的吧。老郑作为一个儿童文学作者真正的将我引领到了文字的魔法世界中,我喜欢这种特定的组合,它们,有感染力。这种感染力,就是共鸣,就是感动,就是一声长叹的感慨。当然,那时的我单纯地喜欢着童话而已,也不会有一声长叹般的深沉。但也就是童话开发了我将自己的幻想写下来的能力。于是小学五年级我写了人生当中第一篇短篇童话《我曾经是个精灵》,得到了很多小伙伴的赞许。

自此,我有了一个固定的梦想,不再变化的梦想,自以为不会因为年龄的增长而被淡化了的梦想。

我喜欢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老师问:孩子们,你们的梦想是什么?你们长大以后要做什么?然后,即便班里还是七嘴八舌的吵闹着,但十几个同学会说“科学家”,十几个同学会说“发明家”,十几个同学会说“老师”……因为在孩子们眼中,这些都是最伟大最高尚的职业。

当时,我是那个说“老师”的孩子。

但只是说“老师”罢了。那节课上,我悄悄的找了一张纸,写下自己所有想做的职业,记得清楚的大概有这些:

老师,医生,程序员,巧克力工厂的厂长,公交车司机。

当时想要做公交车司机的愿望其实很简单。那时候的公交车是没有GPS定位导航系统的,每到一站都要在众多报站按钮中选择一个按一下,开门关门都有一个小开关。当时觉得按下去手感肯定很好!但如今,已然没有那么多按钮的时候,我已经对这个职业不感兴趣了。

因为读书,让我坚定了做一个能感染别人的作家的梦想。这个梦想保持着那样坚定要实现的信念大约已经有了五六年。

现在仔细想想,大概是因为我不相信现实。因为我“活在童话里”。所以能肆无忌惮地相信一切,相信梦境即现实,现实如梦境。于是我会付诸行动,从那时起就构思着要写出我的第一本书的伟大想法。今天再看看,事实上,我没有那么好的文笔,也没有特别精巧缜密的构思,更没有文豪们无可替代的生活阅历。于是我写着自己喜爱的小说和散文,先感染自己,再试图感染其他人。回想那段时光,自己实在是幻想太多太美好吧!但也不是没有收获,很多人会给我建议、批评与赞许,更有甚者写出自己的想法。感谢这些评论给了我进步的机会。

中考结束后,我面临的是父母建议和自己想法的双重矛盾。因为喜欢文学,执意要学文科的我被建议学习理科——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样的经历,父母总会说“学理科以后选择面广”——的确,理科确实有这样不可替代的优势。况且我的理科相比文科好太多。这大概是我在梦境和现实面前,第一次妥协。于是,今天的我专注于运动的合成与分解,专注于二氧化硅在常温下溶于氢氟酸的反应,专注于记忆光合作用呼吸作用的反应式……却离自己曾那么热爱的文字远了些,如果不再记起,是否会更远?后来,我开始考虑一些更切合实际的职业:做一名程序员,做一个翻译,做一个医生,或者心理学家,教授……那些曾经因为坚定的写作梦想而被抛弃了的想法重新来到我的面前。

我看,梦想,就是一个名词。无所谓说什么,只要远离它一步,实现的可能性就小一步,需要的时间就长一步。不如没有梦想,不可实现反而更加痛苦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